Black Swan《黑天鵝》:女性意識在社會約束中的覺醒

選擇字型大小:測試中

電影—Black Swan《黑天鵝》

Black Swan《黑天鵝》:女性意識從社會倫理道德約束中,覺醒。

Black Swan《黑天鵝》,這套電影是由年輕新銳導演戴倫·艾洛諾夫斯基(Darren Aronofsky/達倫·阿倫諾夫斯基)執導的美國電影。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娜塔莉·波特曼),文森·卡索(Vincent Cassel/文森特·卡索)和蜜拉·庫妮絲(Mila Kunis/米拉·庫妮絲)等聯袂出演。

娜塔莉·波曼 飾演 瑪蒂達(Mathilda)《終極追殺令》(Léon/這個殺手不太冷)

值得注意的是影片主演娜塔莉·波曼正是《終極追殺令》(Léon/這個殺手不太冷)中倔強獨立的小女孩瑪蒂達(Mathilda)。其演技可圈可點,業界稱其為性價比超高演員。並憑借《黑天鵝》獲得第83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獎,她的演技高屋建瓴,讓影片在彰顯女性自我意識覺醒方面更加地傳神,極大增強了影片張力。

A.多重人格的體現與本體人格的回歸

影片的拍攝手法,布景,拍攝環境等都能看出導演的設計之精巧。全片基本都在室內拍攝,僅有的幾個室外拍攝畫面也大多是由娜塔莉·波曼飾演主演的妮娜(Nina Sayers /妮娜·賽耶斯)還沒有當選為「天鵝皇后」時,她作為「白天鵝」時的場景。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並且妮娜家里沒有一扇可以看到外景的窗戶,窗簾緊閉。以及舞蹈演員們的練功房,多次出現的樓道等……導演利用各種場景,來暗喻妮娜長期被壓抑著的內心。 除此之外不難發現,畫面中出現最多的特殊符號也是實質化的物體便是鏡子。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練功房、梳妝間、醫院、廁所、走廊、哪怕是女主自己的家里也有無數塊的鏡子。從雅各·拉岡(Jacques Lacan)提出的鏡像理論,出發點便是「鏡我」,鏡子是整部影片的核心,也正是人性的本身,其覆雜與否取決於鏡子另外一頭自己。

「電影是夢,銀幕是鏡。」

夢和鏡,哪個更真實?或許都真實,或許都虛假。

影片從始至終都是在彰顯世間沒有絕對的黑白與是非,白天鵝也可以變成黑天鵝。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粗略看來妮娜是雙重人格,由白天鵝變為黑天鵝,但事情並非如此。在女性主義觀念的形成過程中,時代背景有著重要作用。

曾經在父權社會的統治下,女性作為男性的私有財產,從來不被認為是一個完整的個體而存在。其是殘缺的大半部分,需要更多的精神力量去補充,而非是多種人格與意識的融合。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白天鵝乖巧溫順,含蓄優雅;黑天鵝灑脫大膽,魅力四射;論兩者孰輕孰重?

並無高下之分,都是一個健全人格所應該擁有的。如何做到這一點?

這將是一個漫長而偉大的過程,而實現的那一刻也意味著女性自我意識的真正覺醒。

B.父權主義社會下的女性生存空間

電影作為世界第七藝術,其集文學、建築、音樂、舞蹈等為一體,工業時代背景下所產生的電影藝術,是精神文明產物的重要部分。在這樣一種藝術形式下,任何人都有權利发聲。在父權主義的世界觀下,女性自然而然成為弱勢的一方,受到壓迫與歧視。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年輕男總監湯馬士(Thomas Leroy)在妮娜眼中就是高高在上的,妮娜為了得到她的肯定,壓力過大導致精神分裂。影片男性角色湯馬士從出場便是「上帝視角」,仿佛主宰著一切。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諸多舞蹈演員不論是外在活動還是精神世界,都有他的參與甚至掌控。由文森·卡索(Vincent Cassel/文森特·卡索)飾演的湯馬士來到練舞室,站在台階上,鏡頭在拍舞蹈演員的時候從湯馬士的肩膀上俯拍下去,彰顯了其觀看主體的視角。畫面一轉,在拍攝湯馬士時,從正在排練的舞蹈演員腰間空隙中穿過,畫面以「窺」的角度進行仰拍。

這一對打的鏡頭正正反打轉換將「凝視者」與「被凝視者」的位置及其潛抑的地位話語清晰標記出來,而拍攝妮娜時,其眼睛低於鏡頭中心點,這樣的差別充分展現出兩人地位的巨大差別。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妮娜以「黑天鵝」形象的展現,標志著她內心壓抑的徹底釋放,此時此刻,鏡頭轉換為以正面的過肩角度拍攝主角近景,妮娜眼睛的位置高於鏡頭的中心點,舞蹈中的妮娜甚至以直視鏡頭的方式宣告凝視主體視點轉換,主動的表達自己的欲望的妮娜,飛奔過去以主動的姿態親吻湯馬士,一直在凝視權利主體位置上的湯馬士此刻的眼神里流露出來的卻是羞怯,是與在控制妮娜戲碼中完全相異的情感流露。這是影片精神層次的升華,是女性力量的崛起。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C.倫理道德約束的展現

雪崩的發生,每一片雪花都不是無辜的。主人公妮娜性格形成的根源,離不開家庭環境的影響。封閉而冷清的家,性情怪異的母親,這都是妮娜性格形成的點。其母親是一個優秀的舞蹈演員,但因為生下來妮娜,便結束了自己的演藝生活,所以在她看來妮娜便是自己夢想的終結。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將自己的夢想強加於自己的女兒身上,這種「又愛又恨」的複雜情感,讓這份“「母愛」變得畸形。麥可·漢內克(Michael Haneke)的《鋼琴教室》(La Pianiste)中也是如此,母性形象超出了正常的秩序。在精神層次中來看,母性過於強大,這打破了人倫道德的平衡。

妮娜的母親既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成為「天鵝皇后」又在得知自己女兒成為「天鵝皇后」後卻展現的是一種氣急敗壞的狀態。如同《鋼琴教師》中的女兒,雖已到中年,卻還是單身。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黑天鵝》中的妮娜28歲,但母親仍然不準她深夜出門,並跟自己一起生活。影片中女主人公的明顯性格缺陷非常明顯,作為一名舞者,卻十分的內向,以及過於單純,所以不難推測其對「白天鵝」的演繹十分到位,對「黑天鵝」的演繹卻十分不理想。在應當單純的年紀單純是件好事,不該單純的年紀單純就會在社會中吃虧,成為自身人格缺陷。

妮娜性格的轉變對應著其從「白天鵝」轉化為「黑天鵝」的歷程。從剛開始的乖乖女形象到敢於對母親的管控說「不」,敢於出門去跟朋友接觸外面燈紅酒綠的世界,再到完全有自己的個性。從後背有傷痕到最後黑天鵝形象的「羽化」這是一個遞變的過程。

Black Swan《黑天鵝》劇照

回到影片本質,從精神層次分析,家庭關系中母系力量的過於強大會造成父系地位的改變,從而影響子女甚至整個家庭和諧乃至社會和諧。所以影片從深層次為我們傳達出,個人、家庭、社會的和諧環環相扣,千萬不能打破其平衡,否則就會產生動蕩。


社會學家斯拉沃熱·齊澤克(Slavoj Žižek)說過:「假如你正在現實中,尋找比現實更真實的東西,那便在電影的虛構里找吧。」

人生就是舞台,一上台便無法退場,觀眾是他人,我們必須步履不停的去找尋真知,展現自己所挖掘的最好部分給場下觀眾即可。

電影金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Post comment